美联储主席:暂不打算对加密资产进行监管,但相关研究已经开展

    

在上周例行举办的美国国会听证会上,美联储主席鲍威尔(Jay Powell)回答了两位州议员对于加密数字资产的提问,透露2点信息:

美联储暂时没有对加密数字资产进行监管的打算

    加密数字资产监管应当考虑对创新的影响

      这两位议员分别是佐治亚州的巴里·劳德米尔克(Barry Loudermilk)和俄亥俄州的沃伦·戴维森(Warren Davidson)。在美国各州中,佐治亚州和俄亥俄州在加密资产监管实践和加密行业发展上的环境相对比较包容。沃伦·戴维森是美国政界知名的加密资产支持者之一。去年12月20日,他与佛罗里达州民主党众议员戴伦·索托(Darren Soto)提交了一项名为《通证分类法》(Token Taxonomy Act)的法案,旨在为“什么是证券,什么不是证券”提供更多明晰的定义。这一举动被区块链支持者们视为“ 朝向监管加密货币正确方式的重要一步”。

      但在美国,目前关于加密资产监管还未形成清晰一致的结论。国税局(IRS)倾向于将加密资产认定为“财产”,这样可以根据法律对其征收资本利得税;商品期货交易委员会(CFTC)视比特币为商品,在此前提下,CFTC主席克里斯托弗·吉安卡洛( J. Christopher Giancarlo)主导于2017年年底通过了比特币期货;SEC则认定大部分ICO都属于证券,应遵守1933年证券法。

      这场听证会的主题本来与加密资产无关,主要讨论货币政策、利率、资产负债表和经济增长等议题。但巴里·劳德米尔克和沃伦·戴维森的发问将话题进一步引申到加密资产领域。

      当劳德米尔克问美联储对于加密资产监管的态度时,鲍威尔回答说:“从货币政策的角度来看,短期(加密资产)的影响力肯定不大。例如,人们没有大规模使用加密资产进行支付,更多是将其作为价值储藏工具。加密资产高度不稳定,所以我觉得它很难成功。”不过,美联储理事会在上周四曾宣布修订关于压力测试情景设计框架的政策声明,称“比特币市场崩溃”可能被视为“显著”市场风险之一。

      在回答完劳德米尔克的问题后,鲍威尔提出要与他及团队关于加密资产相关问题进行更详细的谈话。

      戴维森称,就像监管之于互联网,也应该思考加密资产应采取提供何种监管,这将影响给创新带来影响,1996年电信法为互联网创新和数字经济繁荣提供了基础。他还表达了缺乏监管透明度可能导致资本流向其他对数字资产友好的国家和地区的担忧。“资本已经逃离了美国,在美国,区块链这项创新(最初)取得了良好的开端,”戴维森问道,“你认为监管的确定性会促进这个市场的创新吗?在代币经济中?“鲍威尔不仅表示将更进一步理解这个领域,而且基本上肯定了戴维森的说法。

      虽然根据鲍威尔的陈词,美联储暂时不会对加密数字资产进行监管,但是相关的研究已经开展。同美联储类似,包括加拿大、中国在内的多个国家央行均表示,加密资产尚未对金融稳定性产生影响,但研究并未止步,尤其是央行数字货币(CBDC)吸引了大多数国家的兴趣。

      对于中国央行来说,加密资产对经济金融社会秩序及实体经济的负面影响是当前关注的重点。在去年11月2日发布的《2018金融稳定报告中》,中国人民银行曾以“加密资产相关领域风险及防范”单独专题、6页篇幅的形式指出了加密资产及相关领域当前发展状况、存在问题及挑战,指出:

      加密资产相关的投机炒作盛行,价格暴涨暴跌,风险快速聚集,严重扰乱了经济金融和社会秩序。混乱的市场秩序带来逆向选择问题,扭曲了激励机制,使创业企业热衷于快速融资而无心创新,真正致力于创新的区块链初创企业在行业泡沫下难以得到资本市场的合理支持,阻碍行业长期健康发展。此外,行业内的技术应用较少专注于实体经济领域,没有起到服务实体经济的作用,激发了资金脱实向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