康奈尔大学教授:闪电网络虽好,但至少存在这4个问题

    

Emin Gün Sirer是康奈尔大学计算机科学教授,也是该所院校加密货币和智能合约计划的负责人。他很早就开始进入加密货币社区,对扩容、安全以及共识机制等话题尤其关注。

大约两三年前,比特币社区因扩容问题争论不休的时候,Sirer教授也时常参与讨论。这也是他决定创立bloXroute Labs的原因。bloXroute让layer 0的概念进入社区视野,其可以被部署到任意区块链系统中,并实现链上吞吐量的提升。

scaling

今天早上,Sirer教授在巴比特论坛进行了一场AMA,除了向论坛网友介绍了有关bloXroute的情况之外,还就具体的区块链扩容问题、闪电网络、摩根币以及隐私币等话题进行了讨论。

以下为论坛网友提问:

bloXroute:扩容新选择+数据搬运者

bloXroute如何做到“去中心化”和“无需信任(trustless)”?是否依赖服务器呢?如果节点过度依赖bloXroute,一旦bloXroute出了问题,整个网络都可能遭殃。如果有人用bloXroute传播垃圾数据该怎么办呢?

Sirer教授:这是一个非常好的问题,它关系到bloXroute的核心贡献,bloXroute是一个独特的解决方案,它是一个“集中但无需信任”的解决方案。它由一个由服务器组成的网络组成,这些服务器由一个集中的实体高效地操作,这就是它如何实现高性能的原因。同时,该技术的构造使得这些服务器不能行为失常。它们不能因为交易内容而对它们进行歧视,也不能选择性地进行审查。因此,整个网络是高效的,因为它是集中的,就像阿卡迈的内容分发网络一样,而且它也是无需信任的,这就像比特币的基础网络一样。

事实上,我们已经实施了各种措施来处理垃圾交易问题,特别是,bloXroute网络会保存和传播出处信息,这样,当区块被公开,并且被证明是垃圾区块时,就可从网络中识别和分离出适当的区块。请记住,所有大型网络,无论是谷歌、Facebook还是Akamai,都会受到持续不断的垃圾交易攻击。我们使用该领域成熟的技术,来确保垃圾交易发送者能够被有效识别和限制。

目前的很多主流区块链,比如以太坊和比特币,本身TPS就比较小,可能更愿意采用Layer1和2的扩容方案,所以,当前区块链比较差的交易处理能力会不会限制了bloXroute的开发和采用?或者说,bloXroute更多的是着眼未来吗?

Sirer教授:bloXroute确实是直截了当地关注未来。像比特币这样的区块链,放弃了在Layer 1 层的扩容,并试图只通过Layer 2进行扩展,而这不是我们关注的焦点。BTC也许能够看穿它的愿景,或者放弃它,在未来探索其他的选择,这些对我们来说都无关紧要。

以太坊等系统正在积极寻求提高规模和吞吐量的方法,他们意识到,世界计算机不应该仅仅因为一个cryptokitties(加密猫)应用而陷入困境。bloXroute的目标,便是这类币种,以及所有其他想要扩容的币,当你修复了Layer 1,你会认识到扩展的瓶颈就位于Layer 0。

bloXroute代币是以太坊ERC20 token,为什么选择在以太坊上发币,如果对自己项目有信心,完全可以直接在自己的链上发。

Sier教授:bloXroute是一家区块链基础设施公司。我们就像是淘金热那段时间的铁铲生产者。我们的业务并非创造一个区块链,而是帮助他人创造区块链。因此,不与他人竞争是非常重要的。可以把我们看作是阿卡迈公司——最好的内容传输网络,这家公司也不会生产内容去和Youtue或者纽约时报竞争。

区块链扩容:多层并行才是王道

为什么要链上扩容?我认为这是个伪命题,因为链上容量不应是以交易笔数来衡量,而应是交易金额来衡量。

Sirer教授:无论如何衡量扩容的成功程度,无论是以每秒交易数还是每秒交易值来进行衡量,链上扩容都是绝对必要的。两者都是必不可少的,而像闪电网络这样的二层解决方案,绝对需要足够的链空间来打开通道,并解决问题。因此,无论人们对区块链的未来的愿景是什么,我们都必须建立能够每秒处理大量数量和交易价值的系统。

什么是layer 0层扩容?他和layer 1、layer 2有什么区别?还有其他项目在做layer 0层扩容吗?

Sier教授:layer 0是经常会被遗忘的网络层,负责将交易和区块的持有者(商户和矿工)手中将这些部分传输到有需要的人手中。layer 1是共识层,参与的节点在这里就谁应该支付哪笔交易达成共识。layer 2指的是任何以及所有用于价值传输的方案,且不需要通过layer 1,例如闪电网络和Teechain系统。除了 Matt Corallo针对比特币的FIBRE网络,我并未发现目前还有其他layer 0项目。

近两年大家都在谈layer 2扩展,相较于layer 0扩容是不是更好的解决方案呢?还是说取决于不同的场景?您怎么看?

Sier教授:谈到扩容,没有说哪一个layer是最好的。为了实现较高的tps,必须解决不同层面的瓶颈。除非layer 1的新用户足够多,并且从现有通道结算交易,否则layer 2并不安全。这一切不可能是3 tps就能实现的。要想支持100万tps以上的规模,底层链必须提供高吞吐量。因此,layer 0方案的研究是至关重要的。

如何看待以太坊和比特币的扩容问题?两者之间存在怎样的差异?

Sier教授:这两个系统面临的扩容问题有些不一样。比特币是一个支付系统,因此,其重点在于点对点的价值传输。而且比特币面临着一个非常基础的容量问题:如果有人在委内瑞拉想要切换到比特币,那么每个成人每月只能交易一次!很明显,这距离全面普及的梦想还很远。目前尚不清楚layer 1能够做到什么,因为其容量取决于比特币这一新兴网络。目前,发送金额超过1000美元的闪电网络交易均失败了。比特币和其他类似系统面临的挑战是保证底层协议的安全,防止分叉,与此同时提高tps。而实现这一目标的一个非常幼稚的做法就是任意大幅提高区块容量,这并不是什么好主意。我们看到BSV就走了这条路,结果导致极度的中心化。

以太坊面临的挑战略有不同。与智能合约的交互往往是趋向于多点到多点的,也就是说,它们涉及多方。所以我们看到一个不同的,更困难的问题出现了。而以太坊目前正将其网络推向它的极限。以太坊挖矿网络开始显示出中心化的迹象。ETH当前的块大小和块频率参数集有点激进,我们看到的迹象表明,这将有利于挖矿中心化。

巨头搏杀:区块链领域成新战场

近期摩根大通推出了JPM Coin,请问您对此事如何点评?

Sirer教授:我认为这是一个非常好的迹象(尽管目前看,这主要是一个标志):这表明,即使摩根大通也开始看到加密资产的价值。当然,我们也知道这一点:摩根大通一直在通过他们的Quorum项目开创许可区块链。但银行内部显然存在异议,杰米·戴蒙(摩根大通CEO)显然对此持怀疑态度。JPM Coin的宣布表明,它们正在出现,并开始看到加密资产的价值。有些人认为JPM Coin是一种威胁,或者是一种竞争对手。这两者都不是。

摩根大通对他们的币提出了一个非常温和的建议,最初是作为一个封闭群体的结算系统。我认为对于华尔街来说,这绝对是一个完美的方式,这可以让他们对加密资产和法币挂钩的稳定债券的概念有所了解。一旦他们看到这些资产有多有用,他们就会认识到开放、无许可系统的价值。

所以,总的来说,我是上周第一批听到JPM Coin新闻的少数人之一。我对我们正在开发的技术很有信心,我也相信没有任何一个实体可发行一种币,它会威胁到数以百万计用户的公开加密货币。相反,我认为这些是华尔街将其基础设施改造为使用区块链的垫脚石,这对我们所有人而言都是好的。

如果未来巨头们杀入底层公链,您认为有什么应对措施 ?转战那些领域进行博杀?

Sier教授:这就是我们即将面临的状况,Facebook就是走在前列的那一个。我对这些巨头的进场并不感到担忧。这些公司虽然有庞大的资源,但他们起步较晚,也没有在点对点系统开发方面很有经验的思想领袖。这些大公司的专长只是构建中心化的客户服务系统,与加密货币背道而驰。因此我不认为我们应该为此感到担心:就让他们放手去做,欢迎他们的努力,要像对待竞争币一样对待他们。他们将会在吸引加密货币新用户方面起到重要作用,他们也能让这个领域变得更加安全,让我们所有人都感到激动。

区块链隐私:匿名币问题不少

如何看待区块链隐私与匿名币?

Sirer教授:金融隐私绝对是关键的,我们看到执法部门正在追踪区块链,他们现在拥有追踪第一代加密货币(如BTC)资金流动的技术。所以我一般会喜欢隐私加密货币,比如Zcash,尽管我确实存在一个技术上的担忧:这些币使用了非常奇特的机制来实现隐私保证。这些机制中的每一个都存在漏洞,无论是Zcash、门罗币还是其他的隐私币。这些系统往往缺乏一种辅助机制,可用于确保货币供应是完整的(即使在私人交易机制是错误的情况下)。这就是我们所说的“深度防御”,所有当前的隐私币都缺少这一功能。

您曾在报道中提到MimbleWimble并未解决任何问题,反而创造了新问题,您认为应该如何解决其带来的问题?

Sirer教授:我喜欢MimbleWimble协议,但在我看来,这还不足以成为一种突破性的技术,以保证自己的区块链。它所解决的问题本质上还不够大,甚至没有试图解决现有区块链的重大未决问题(如可扩展性、隐私等)。这就是我们所说的“可爱的数字把戏”。有很多可爱的数字把戏,而mw就是其中之一。这是一个好主意,但它需要与其他一些好主意结合起来,才能真正找到它的利基。

闪电网络虽好,但存在四大问题

国外闪电网络的应用发展的怎么样了?

Sier教授:我在前面回答过这个问题。我很喜欢闪电网络这样的layer 2方案,而且我本人搭建了迄今为止速度最快的layer 2系统Teechain。该系统通过保障硬件安全实现了比闪电网络更快的速度,解决了与闪电网络相关的不同的问题。总的来说,我并不太看好用闪电网络解决区块链的问题。接下来我列举一下自己看到的闪电网络存在的问题:

  1. 容量:闪电网络的容量完全依赖于用户之间建立的连接——这一重要价值并不受系统设计者控制。闪电网络可能在一个复杂的网络出现之后运作非常良好,但现阶段来说,我要祝福那些转账超过1btc的人了。

2. 隐私:layer 2需要在隐私和效率之间做出重要权衡。闪电网络协议需要在参与者之间寻找高效的路径。但这个过程会泄露交易接收时间以及支付规模。因为我可以继续查看这些路径,我可以看到你什么时候给你的好朋友发了交易。这有悖于金融隐私。

3. 安全:闪电网络需要用户保持在线,还会让大量的币持续暴露在风险之中。100万个用户之间的交易,假设每个用户有100美元,那也需要1亿美元保持在线状态。这是一个庞大的数字,并且存在重大风险。

4. 用户体验:对于普通人来说,比特币已经很难用了,闪电网络由于存在各种失败的场景,就更不好用了。

美国区块链文化面面观:思想驱动行为

国外卖水的公司(指做服务,如媒体)多一点还是做链和dApp的公司多一点,现在国外的区块链风口是什么呢?

Sirer教授:我居住在美国,这有一个强大的区块链社区。有无数的团体试图制造仿制品,制造一些“模仿”币,在那里人们采取现有的解决方案之一,把一些功能放在上面,并称之为新币。只有少数币真正开创了一些新事物。

我们有很多类似LTC(莱特币)的东西,它和BTC(比特币)的代码完全相同,只是在外观上有一点区别。这种情况会随着时间的推移而发生改变——人们会变得更加精明,并寻求真正的创新。所以,这就是核心区块链人群。

同时,美国的每个主流(即非区块链)公司都对区块链着迷。每一家公司,不管他们从事金融、食品、运输等行业,都会对区块链着迷,并让他们的创新团队研究区块链如何可改善他们的行业。在曼哈顿下城,你会经常听到银行家们谈论他们的区块链策略。或许财富500强中的500家公司都在研究区块链,我怀疑大多数公司实际上都在构建区块链。但他们都没有部署任何关键任务。在笨手笨脚地尝试了区块链之后,普遍的经验是,当前的技术远不能满足他们的需求。

中美两国区块链生态发展的差异?

Sier教授:我只能试着回答这个问题,可能我在今年春天的时候来了中国之后才更有立场回答这个问题。在美国,社区都是由思想驱动的。很多自由主义者都将加密货币视为反抗政府的一种工具。而中国社区的兴趣好像不在思想,更多的在于技术。

小彩蛋:区块链不可能三角——不能用绝对的眼光看问题

您对区块链的不可能三角问题怎么看?也就是安全、效率和延展性无法共存的观点。

Sirer教授:我经常提出另一个“不可能三角”称为“Sirer三角:正确性,洞察力,三角:最多只能选择其二。”这些基于三角的论点,往往是不正确的。在这种情况下,这组权衡选择对基于POW共识的币种来说是正确的:在不放弃安全性和去中心化的情况下,你不能扩容一个PoW币种(因此它甚至不是一个三角,而是一种双向权衡,但只适用于POW),其他一切都是一样的。

因此,如果一个币种要使其区块大小达到1GB,它将增加容量,但它的安全性将崩溃,这是真的。但请记住两件事:(1)所有其他事情并不总是相同的,例如,如果你改变传输区块的方式,可能只会使区块变大,而不会影响安全性,(2)技术也是重要的——如果你添加bloXroute协议,你可以在不放弃安全性的情况下更有效地运行自己的币,以及(3)这些声明不适用于协议家族。想想马的例子:当它们是主要的运输方式时,人们会告诉你,你不能有一匹耐力很强的快马,你不能带着马去月球。汽车彻底改变了这种权衡,然后火箭公司又做了一次颠覆。在任何协议家族(如Pow币种),都存在着某些权衡,但新的协议家族可以彻底颠覆它们,而新技术可突然改变所有常量,从而使曾经不可想象的事情变得望实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