硅谷风投教父Tim Draper:BTC的革命才刚刚开始

    

作者介绍:

著名风投人士 Timothy Cook Draper 生于1958年,于1985年创建德丰杰(Draper Fisher Jurvetson,DFJ),成就了投资界的传奇。在中国,该机构曾参与投资百度、分众传媒、空中网等企业,其中,对百度的投资溢价高达五十倍之多。

2014年7月,Draper 从美国法警局(US Marshals Service)的拍卖当中购入了大量源于“丝绸之路”暗网的 BTC。这一行为得到了媒体的广泛报道。

投资之外,Draper 也热衷于政治运动和公民权益的提升。他曾花费逾500万美元推动选民投票,想把加利福尼亚州分为三个更小的州。虽然签名者人数已达到最低门槛,但该提议最终还是被加州最高法院驳回,未获通过。

初识数字资产

投身区块链创投领域

10年前,甚至15年前,我第一次看到了数字货币的潜力。我经历了 BTC 币价的起伏。如今,我十分确信,BTC 的革命正在到来。

2004年,我从一个富有的韩国企业家那里得知,人们在玩游戏时,会花钱买游戏中的虚拟道具。这个在首尔引起了极大轰动的游戏名为“天堂”(Lineage)。

我想,虚拟物品的商业时代正在到来。

之后,大约在2011年,Joel Yarmon 向我介绍了 BTC。他带着 Peter Vincennes 和他的公司 Coinlab 来说服我。

他说,BTC 是一种新型货币,可以用来储值和付款,而并不仅仅是推动电子游戏产业的发展。

很快,我掌握了 BTC 的基本概念:矿工、钱包等。我了解到,能挖出的 BTC 会越来越少,而它的使用会越来越广泛,这就意味着,它的价格会持续提高。

事实上,随着 BTC 应用的日益广泛,这种货币会变得越来越有价值。

那时,我的判断是:Coinlab 会成为以 BTC 为中心的创新机构。我们很快就对这个公司进行了小额投资。

同时,我儿子 Adam 开发了一个专为 BTC 和区块链科技公司打造的加速器,名为 Boost VC。

顺带说一句,他也是日后风光无限的合规交易所 Coinbase 的首位投资者。

大概是那个时候,我问 Peter,“我能买25万美元的 BTC 吗?”。

他帮我买了一些,大概是6美元一个,并把它们存在 Mt.Gox 里。当时,它是最大的 BTC 交易所。

Peter 说,他还要从 Butterfly Labs 买一个高速挖矿芯片,来让我们买到更便宜的 BTC。然而,这些努力都白费了。

刚开始,挖矿芯片出厂时间延期了。后来,Butterfly Labs 用这个芯片为自己挖矿,而不是把它寄给 Peter。

等到 Peter 收到 ASIC 芯片的时候,挖矿已经变得十分困难。

与此同时,我买的 BTC 也在 Mt.Gox 被盗了。

从政府拍卖中购入三万枚 BTC

助力新兴经济体发展

尽管遭遇了这样的不幸,但是后来发生的事情还是很重要。

BTC 的价格只下跌了大概20%,并且仍然能够在其他交易所进行交易。

我很惊讶,同时又为之着迷。

我意识到,BTC 的需求太大了,即使很厉害的黑客也不能阻止它的发展。它为我们提供了新的交易、存储和资金转移的方式。因为,自从金融危机以来,人们就丧失了对政府和法币的信任。

于是,我继续投资了其他一些 BTC 公司。

接触 BTC 的机会越来越多,我碰到了一个很好的机遇。

美国法警局没收了暗网“丝绸之路”所拥有的大约3万个 BTC,要进行拍卖。

我想重新购买那些我所丢失的 BTC。当时的市场价是每个 BTC 618美元。我决定以略高于市场价的价格参与竞拍。

最终,我以632美元的价格买下了所有拍卖的 BTC!

在其他买家暗自懊悔自己为什么没有出更高的价格时,我在想,怎么能吸取以前的教训,最好的利用这些币。

我决定,在新兴的市场经济体中推广 BTC。

这主要是因为,在这样的国家中,人们对本国货币没有信心,大多数人都赚不到钱,银行在那些毫无价值的人和事物身上浪费了巨额资金,他们的规章制度与其说是为了保护弱者,不如说是使用行政管制使弱者无法参与市场竞争。如此一来,贫者恒贫,整个社会受“丛林法则”控制。

在地球的很多角落,这样的人不计其数。

Mirror 公司的一位企业家 Avish Bhama 帮我想出了一个计划,可以把货币推广到新兴国家市场中。我们的初步想法是,让发展中国家的人有能力做长线投资,而 BTC 则充当了“轨道”和“桥梁”的作用。

尽管Mirror后来改变了自己的商业模式,但是我投的那些公司,比如非洲的 Bitpesa、拉美的 Bitpagos 和东南亚的 Coinhako 等,都在蓬勃发展,它们在让新兴经济体的公民参与全球市场分工的运动中充当了重要角色。

BTC 潜力无限

至今,我仍旧感叹于 BTC 和区块链科技的无限可能性。

固然,BTC 没有政府干预,是一个良好的储值手段,是无可争议的跨国货币,能基于合同自动转移,也不需要额外的支付法规。

但在这些显而易见的好处之外,BTC 还有很多其他用处。

BTC 钱包可以用作合同托管和财产再分配,或者作为转账中介来支付货款,进行红利派发和股份分配。

应用区块链技术可以追踪资金去向,进行数据管理,对库存情况和商业合同进行永不灭失的备份。智能合约可以进行事件和趋向预测,自动进行合理的资金分配。

企业也可以借助区块链技术自动支付员工工资,分配福利,向股东支付红利或股息,不存在错发的可能性。

区块链可以轻松地管理三方转账。随着技术的成熟,BTC 将最终可以支持零售业务,届时,人们将不再需要储蓄卡或信用卡。

保险公司可以利用它处理索赔,自动托收。

不动产的契约和所有权可以轻松地在买家和卖家间转换。

药品和食物可以通过区块链技术来溯源。

我们甚至可以设想,美国政府可以用 BTC 和区块链来管理社会安全,给公民提供基本的医疗服务,保障工人的薪酬福利,帮助残障人士,对市民和企业进行数据验证。

区块链是最完美的政府雇员,因为它诚实,清廉,安全,公正。

巨大的变革正在酝酿

为了适应新的思维方式,许多企业都需要进行根本性的改变。

人们很快就会意识到,被信任了几个世纪的银行会被电脑所取代。相比传统方式中人的重复劳动,以后的银行业务会变得更简单,更安全,更便捷。

各个国家现在都在相互竞争,他们都想在 BTC 经济中获胜。

最聪明的做法是,要么允许 BTC 的发展,要么就放宽对 BTC 的监管,这样才能吸引既有创造性又有资金的新兴企业。

美国不对互联网产业进行过度监管,任其自由发展,这种做法很明智,互联网经济因此得以蓬勃发展。

我们看到,适度的监管可以留住创新者。

如今的 BTC,与1994年的互联网十分相似。那时的互联网用途很少,仅仅是小众爱好者和黑客的领地。我还记得,第一次使用互联网时,唯一能做的就是买钻石,或是试图闯入北美空防司令部。

花了很多年,互联网才成为主流。但是,一旦它成为主流,就改变了整个世界。

长远看来,BTC 会使世界经济更加开放。此前,BTC 的发展受限于企业家的想象,而当前的企业家是致力于推动虚拟经济的。

为了保持它的真诚度,我相信,社区和用户会自我约束,在不久的将来,可能政府都不再需要对加密世界进行监管。

如前所述,我经历过了所有 BTC 经济的沉浮,现在,我比以往任何时候都更加确信,BTC 革命正在到来。我相信,BTC 会改变很多。从金融系统到医疗健康,从民主权益到政府治理。

如今,是时候为弱者提供银行服务了,是时候让经济机会民主化了,是时候重新评估政府管理的作用了。


免责声明

1.互联网故障:互联网的运作不在必拓环球(BTCC Global)控制范围之内,因此不能确保通过互联网的接收和发放的信号,客户电子设备的结构或联接的可靠性,必拓环球(BTCC Global)绝不对互联网上交易中出现的通讯故障、错误或延迟负责。

2.市场风险和网上交易:保证金交易涉及相当大的风险,其并非对每个投资者都适合。请参照风险披露声明,了解有关风险的详细资料。虽然网上交易为客户带来很多方便或更有效率,但它并不降低保证金交易本身的风险。因此客户在交易前,须准备承担此风险。

3.密码保护:客户必须将密码保密,确保没有第三方取用其交易设施。客户同意对所有经电邮或电子交易平台传送来的指示和对所有必拓环球(BTCC Global)经由电邮、电子交易平台、电话或书面向必拓环球(BTCC Global)发出的指示确实负责,即使是由第三方发出,这些指示已和客户密码或客户签名和账户号码认证,根据必拓环球(BTCC Global)的判断相信这是客户表面授权。必拓环球(BTCC Global)并没有责任对这个表面权限作进一步查询,也没有责任因为依据这些表面权限所采取的或不采取的行动所造成之后果负责。客户须对密码的保密性、安全性及其使用独自承担责任。查看更多

© Copyright 2018 必拓环球(BTCC Global) 版权所有 不得转载网站地图